......

西方國家對第三世界國家透過WTO行使在保護政策上的雙重標準,其不公平之處實在顯而易見。

但,為甚麼當代民族國家要入世,拱手讓西方的跨國集團進來掠奪呢?

答:

如上所說,對人民來說最要命的是即使獨裁、兇狠、貪污腐化的政府的政權倒台,新政府也要繼續履行「諾言」,不能將之前私有化了的服務(因登上了GATS的紀錄冊)重新轉作公營,這當然就是WTO的「法治精神」所在。

回頭看香港,紅灣拆屋、領匯上市、西九發展及再早前的名數碼實地產等事件的深層危機,乃是在於將各種公眾需要——衣食住行——放置於一個私營化/進一步私營化的體系,然後加以抹煞;又或是索性不去討論一些「發展」項目是否有需要(例如:關注「數碼化」的負面文化意義,請參閱Bowers,1999)就拍板上馬。所以,就算紅灣地產商忽然環保、領匯不是賤賣資產、西九不再單一招標、數碼港成為公開投標項目,公眾對於這種全球私營化浪潮下合法的官商勾結,還是須要窮追猛打的。


時移世易,「理由」不同,如近年全球化日趨熾烈,又要搭上中國現代化之高速烈車,商人在香港事務上的決策角色更加明朗。末代港督彭定康,在行政局之外再委任一個商人組成的顧問團(Business Council),又委任銀行界的梁錦松做教統會主席,就是商人治港的明確先聲。九七政權易手,沿襲此風,進一步鞭策全民奔走追趕「經濟轉型」之目標,在政治與政策上拉緊 彊繩,以防「脫軌」。但大商家(包括大集團的高薪高層人員)與少數「專業領袖」優惠照舊,不論何時都不用「共渡時艱」。和以前最大分別的,恐怕就是中產階級「勤奮向上、舒適生活」的美夢成空,落得與基層人民一般沒有生活保障的處境。更糟糕的是,中產慣性作祟之下,一方面有更大的物質依賴與需索,另方面還抱著明天自己能夠爭取回到好景的盲目信心。

在全球及本地的大小氣候交叉輻射之下,在香港政經各層次都有結構性的安排,令貧者愈貧,富者愈富,理想虛空,環境失陷。這個官商合作締造的局面,既有「法律依據」,亦有體諒商家「賺錢事大」之民情支持,實在必須我們拿出反省的勇氣及批判的眼光,才能理解甚至拆解箇中官商勾結的玄機。


整個學校制度的結構與接受學校教育的過程,則有以下幾點特色:


在香港,我們浸淫在單一的自由主義、競爭為本的世界觀中太久,生活成了不斷地依既有模式「loop機」:大家出賣時光(去從事所謂生產),也出賣地球、剝削後代及弱勢社群(去進行消費及棄置)。這種生活的劇本,則由掌權的超級財團和當地政府寫成。難怪Paul Kingsnorth在〈Democracy is Dead〉一文中提出,當今之世,無論普選出那一個黨派、政團去執政,都難望打破人民的困局,因為不去突破基本的政經體系,及其文化附庸,自主生活根本是遙不可及。

歸根結柢,膜拜「富裕」(GDP增長)的圖騰,錯將「發展」的咒語當作祝福,就是大家去策動、容許、或佯作不見那鋪天蓋地的官商勾結的根源。在這種形勢下,個人或社群若果不進入或要叛離那個以財富積聚及國族富強為旗幟的「世界秩序」,便會被視為落後及危險。大家可以容忍強國為石油「資源」而製造戰爭,卻不讓依然享有一點自主自在生活方式的部族、群落,背向消費與發展主義而有其喘息的機會(所以才有這麼多生態旅遊及援助、發展計劃)。我們要不成為官商勾結每天去「攻打桃花源」(按:借用雷競璇博士的詞彙)的幫兇,為現在和未來帶來更大的損耗和苦難,就必須著著實實去認識我們現在身處之境是如何地局限。畢竟,官商勾結都只不過是這個主流世界失去想像和希望的一個表徵罷了。

在主流之外尋找生活多樣而善意的空間

這奡ㄗ悀T個可參考的嘗試,其餘有無限的可能性可以自造自創:

建議一: 將大企業趕出發揮高度政治影響力的範疇--

例如:不准大企業資助選舉、大企業不得假扮成(贊助)非牟利團體去做政治遊說、不准企業代表對其他員工/供應商/顧客等進行政治遊說、企業代表藉著「慈善公益」團體去發表政見時,要表明其企業背景的身份、不准慈善公益團體由企業代表佔董事局席位50%或以上或擁有其大比例的資產,否則取消其慈善公益團體資格、學校內不准有任何企業廣告(包括獲企業資助的教材)、要有特別的反托勒斯法(Anti-trust Law)針對企業對傳媒的擁有權......這些,都有助我們揭開大企業的羊皮、恢復經濟自主及經濟思維自主。

(參閱:Korten, "When Corporations Rule the World" pp.307-324)

建議二:還我居住權

在八十年代的荷蘭,地產商低價收購老房子,卻讓它們長期空置,等到樓價上升,才建成豪宅高價出售;而人民則蒙受房屋短缺之苦。為了對抗這個不公平現象,人們就自行住進那些空置一年或以上的房子。人們認為法律保障大財團的利益,而忽視人民的居住權,所以即使後來住屋問題稍見改善,人們仍然會佔屋以抗議地產商壟斷。佔屋運動在北歐、柏林、蘇黎世以及美國的紐約等地都有。

(資料來源:《壹週刊》2004年5月20日,或參閱〈Squatting Beyond the Media-Cracking the Movement〉)

建議三:開設土生良品店,專賣本地產品

......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