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河堤上的朋友》

陳莉莉




死亡最憾動人心弦的, 是把我們以為可以永琲漫笑, 在一瞬間拿走, 無論你有多麼想望, 多麼後悔, 都永遠不能再重新取回。 特別是至親的人, 他們的逝去是永遠無法彌補的傷痛, 如果預先沒有足夠的心理準備, 將要很難接受這種突然的喪失, 親人遺留給我們很多記憶, 要對記憶說再見, 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故事堶, 主角智偉其實經歷了兩次親人的死亡, 第一次是自己的爺爺, 第二次是露宿者劉爺爺。第一次親人的死亡, 智偉沒有向爺爺說再見, 父母只跟他說爺爺到天上去玩, 於是智偉從來沒有機會哭, 可以說爺爺雖然死去六年, 仍然很鮮活地留在智偉的記憶中, 所以當他遇到了劉爺爺, 就很快的把對爺爺的思念投注到這個陌生人身上。他第一次送綠豆糕給劉爺爺, 就是很好的證明, 因為死去的爺爺最喜歡吃的就是綠豆糕。 劉爺爺和死去的爺爺一樣, 什麼都懂, 而且很耐心地教導智偉, 幫他解決一切的難題。智偉兩歲的時候, 就離開雙親, 由爺爺帶大, 六歲的時候, 父母在智偉睡著的時候, 偷偷地抱他回台北, 他並沒有機會跟爺爺說再見; 到台北的第二年, 爺爺去世了, 而智偉也沒有機會跟爺爺說再見。書中說:「在心裡深處, 他還是有份執著, 認為他真正的家在台東, 因為爺爺曾住在那堙C」當妹妹問他爺爺是怎樣的, 智偉還居然說可以帶妹妹去看爺爺。

劉爺爺的死, 智偉有機會哭了, 他可以重訪故地, 可以把說話寫下來, 可以把紙條燒給在天上的劉爺爺。 而且劉爺爺還留下了記念品, 他死前為智偉手造了一條小木櫈, 他的日記上還清晰地紀錄了和智偉的交往, 談到自己的欣慰。這一切對智偉來說都是很重要的, 他可以真正地向劉爺爺──更重要的是──向一直還活在他心堶悸熒揧搎’A見。

死亡是生命教育的重要一環, 我們透過認識死亡, 就更能認識生命, 珍惜身邊的所有。智偉說他一定會對父母很好很好, 他們老了, 也不離棄, 因為他體驗過失去。失去是如何震憾我們的呢?失去往往是當我們憧憬著將來的時候, 而命運的巨輪突然襲來, 把一切的憧憬壓得粉碎。 智偉仍然覺得家在台東, 他想著回去; 他仍然想著明天去看劉爺爺為他做的小櫈, 他彷彿和去世的人仍然有一個約定, 而對方卻瞌然長逝。

人永遠只冀盼明天, 明天我會做好, 今天就暫且貪歡, 而死亡讓我們知道時間是無情的, 我們要認真對待眼前的生命, 珍惜現在的所有, 不要留下遺憾, 不是每個人都有這樣的幸運, 可以有明天來補救, 可以有明天來珍惜。



《住在河堤上的朋友》
文/鄒敦怜
圖/藍凱婷

(鳴謝啟思出版社允許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