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童書又如何? 陳皮薑

台灣國語日報出了一套五冊名為《自然生態叢書》的童書,是與當地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合編的,大概是要趕上教小孩保育重要的潮流吧。

有國家機構的參與,以既定的「守法觀念」,便輕易騎劫了有待探討的「生態角度」--例如,《外星人的日記》的焦點是垃圾要在適當時候放到適當的地方,而不是質疑何來這麼多垃圾;而《小黑魚的故事》則連海堨耵咫]動員起來,向執法人員通風報訊,好讓他們去捉拿偷採珊瑚的「壞人」。作為自然生態叢書,這樣明目張膽地令「人法」大於「天法」未免名不符實吧。《柳杉的美夢》嗟嘆柳杉給人砍去做聖誕樹,本來是個很好的保育題材,可惜原來柳杉破碎了的「美夢」,原來不是長大了成為森林婸P大地相依相育的一份子,而是成為總統行館門口的路燈柱,令保育故事幻化成勢利故事了。

剩下來人類主宰意識沒那麼強烈的,便是《小喜鵲的嘆息》和《小山屋》這兩本了。《小喜鵲的嘆息》老實地攤出了一堆環保議題,不過由於議題看起來太清楚明確,反而令書本變成嘮嘮叨叨的一張既定環保清單,沒有講出甚麼深刻的故事(和道理)。相比之下,《小山屋》就言簡意賅,留了一點想像空間--人來人往,山屋建成了,山林就毀了;山屋毀了,人去了,一切又回復生機,日後怎樣與山林共處,就留給大家去想想了。

其實環保童書的主題也不必限於一系列特定項目,如垃圾、森林、小鳥蝴蝶等,睜開眼睛好好去看身邊事物,思思想想自己怎樣過日子、人家怎樣過日子、後代和其他物種怎樣過日子,也就是最到題的環境關注。國家、學校、環保機構、出版社要搞環境教育,能否夠膽拿出切身的既得利益,與大地污染的千絲萬縷關係,去與孩子訂個盟約,為了明天我們肯改弦易轍重頭來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