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節好詩妙故事》


陳莉莉

節日歲時有著濃厚的民族色彩, 每逢過節, 我們都會想起民間傳說、歷史人物以至文人的吟詠等等, 節日的功能之一就仿佛是使我們和自己的民族建立起連繫, 每年一次, 循環不息地重新提醒自己的國族身份, 這種身份的記憶由小就開始培養, 默默地化成了我們的血液, 想要擺脫也擺脫不掉。 當然, 如果我們對節日功能的認識不充份,我們便無法很堅實地傳承這份豐厚的遺產。民俗節日已經成為了歷史的一部分, 在時間的長河, 累積了許多文化元素, 節日的傳說故事本身, 往往就是過去平民百姓的生活紀實。這本書能夠收集並重新改寫這些留傳下來的寶藏, 讓小學生可以有趣味地閱讀, 是一個很好的嘗試。不過節日除了充滿故事和習俗禮儀外, 每個節日都有它獨特的功能, 如果能夠掌握這些功能,就可以更深入地讓我們明白每個節日背後的意義, 當我們過節的時候, 心靈就仿彿多了一份安慰。



就以端午節來說, 它的源流最久遠, 可以上溯至春秋以前, 根據考證, 這個節日源於辟瘟驅邪的巫術信仰, 古時的人不明白疫病的來源, 更不明白為什麼夏天容易產生疫病, 於是就以五月五日夏至為驅瘟日, 因為這一天日照的時間最長,瘟神的法力應該是最強大的。端午的賽龍舟(趕惡神)、包糉子(陰陽和合的象徵)、插艾草(驅病)、戴香包(驅病)、喝雄黃酒、蓋雄黃被(驅蟲毒)等, 都和辟瘟有關。後來文明日漸發達, 驅瘟被視為迷信, 但養生護生的願望仍然是每個人所共有的, 於是人們開始附會相關的歷史人物來讓這個節日變得更理性,端午的習俗也就因為這些歷史人物的故事而得以繼續流存。其實漢以前, 端午節紀念的人物有過許多不同的版本, 比較著名的有伍子胥和屈原, 後來紀念活動南方較北方盛行, 於是伍子胥的故事版本就式微了。當然, 也不是所有歷史人物都適用於端午節, 正如不是所有歷史人物都適用於七夕。 端午節是驅瘟的, 在人世間, 被惡鬼瘟神纏上而遭遇不幸的, 莫過於被冤死的人, 屈原和伍子胥都是這個類別的人, 精忠一片但為別人所誣害。而七夕呢, 七夕是生殖信仰的節日, 當然是情人相聚的日子, 那麼牛郎織女被選上, 實在不是意外。

如果每年過節的時候, 我們不獨想起唐宋詩人的吟咏和歷代英雄人物的故事, 以至民間小巿民的傳說, 還可以在戴香包吃糉子的時候, 想起初民對生死的看法, 想起太古之初, 生命如何興替, 再想一下我們今日如何回應這些終極的命題, 節日將可以把我們更深和更廣地和大生命連繫起來, 讓我們想起自己血脈的本源, 這種對文化的體認, 雖然有點欠缺理性, 但也是一種很值得的靈性體驗。

文/張文哲
圖/陳美燕


(鳴謝啟思出版社允許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