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大自然


在宮崎駿的《歲月的童話》一片中,作為城市人的女主角到鄉村堣p住,到處看看。帶引她到處看的農夫角色,在她讚頌大自然的時候,有點掃人興緻地說:「這堶來大自然?﹗」

真的。大自然是西方工業革命、人的生產行為與其他活動截然而分之後,給「創造」出來的一個實體。這個「大自然」,是在現代人的正常生活之外,而所謂正常生活,已由工廠化的生產行為逐漸擴及到工廠化的娛樂消閑與文化學習行為。要點都不外乎是企圖以一個人為的(具體而言,是資本積聚、鼓動消費/耗的)機制處理人的生活,而將不依此規矩辦事的一切(通稱大自然),都摒諸「文明」以外,視之為野蠻恐佈、不可理喻、等待馴化;及至在近年的倫理時尚下,大家遂要保護它、欣賞它、重尋它。說到底,這些不外是另闢新的消費途徑——包括生態旅遊、環保工業、環境管理、環境評估、環境教育、假日農夫、食有機食品......觀乎最污染的集團最喜愛支持上述這些活動,便可知越搞愛護大自然,就越擴大那資本主義—消費主義的操控範圍。

我們雖然不是否定人對自身以外的物種與山川加以關懷愛護,也期望擴闊我們的倫理經驗與精神空間,但這不用在實化(reify)大自然的前題下進行。事實上,長期以來人的生活都與萬事萬物交叉交感著,而人類文明就是充滿著有系統而整全的反省--我們只要看看傳統的農業活動如何開地、護土、施肥、輪耕,便可知道。而《歲月的童話》中的農夫就是指著四周的農田及附近一帶的郊野,告訴女主角眼下所見的都是人的活動,故何來大自然呢?事實上,當溫室效應、臭氧層破壞、大規模伐林下的大火塵煙暴走全球......又那堥茪@個遺「世」獨立的大自然?

在這個時刻,逆流而上就是要正視這些生態的情境,並將人類重新安頓到一個生態倫理的位置,讓人類手中產生的事物彰顯美、關懷、與更高的靈魂追求。正如Hand's End一書的末段講到人手造的三菱鏡散出七色傳奇,開拓了人類自己,也謙卑了人類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