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 (一)


「陳皮村」開張之後,有朋友先後帶來了製作芻型和製作完成 (「完成中」:一個永遠的現在進行式) 的詩集。一本,三本,五本,隨作者興緻而製作多少。我們覺得「書」是作者的書,是讀者的書,是作者「造」給讀者看,讀者看了又讓作者知道他/她們看了......的古老感覺,又回來了。是好的感覺。

在「陳皮村」堙A我們盡量讓手造的「工夫」和大家見面——一個告示,我們會剪剪貼貼寫寫;一壺茶,我們會盡量用自己手種的材料;一本書,我們便把它放到適當的位置,希望找到它的人也讀到我們把它放在那個位置的原因(其實那原因也可能沒有甚麼大不了﹗)

於是我們把原來的讓書印刷出來的意念取消了——決定造一本出來,放在那堙A讓人來看。也順便交待一下,文字是多年來東翻西看的結果——有沒有「偷」人家的概念?想必有,但又說不出怎樣偷來的。郵票是我自己不經意地和我媽媽多年來經意地留起來的。我從未與媽媽合著過一本書,甚至除了畢業論文中感謝過她的香港家書外,從未曾將任何一本書獻給她。在這堙A一併做兩件事吧——雖然她已不在這個世界上經歷這些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