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


陳皮村誕生在一場瘟疫、一場戰爭之中。

日間我們戴著口罩在街頭巷尾奔波,晚上在家透過媒體收聽遠遠近近的死亡、恐懼。我們如同許多人一樣,不知道也分不清瘟疫的過去、現在、未來。彷彿在我們的每一個行為裡,就己經蘊藏著瘟疫的許多個面........ 大概就如卡謬所說︰「瘟疫作為禍害與啟蒙之源,常存於我們之中。

他又說︰「對這些,去翻翻書可以學習到,但大家比較不願自己去學習。」教育工作者在停課的日子裡不肯放過遙控學生;復活節不能舉家外出旅行就相對無言;終於有面對自己的時刻就如坐針氈........

我們都吞噬太多的食物、石油、天然氣、別人的家園以至自己的家園; 也殘殺太多的優閑、美意、他人的寧靜以至自己安靜生活的勇氣。 在陳皮村裡,有各種各樣的書,等著你跟它們打交道。又有既清且濃的香草茶(香草來自不遠的田間的一股靜靜的生長力量),等待你來分嚐。

其餘在陳皮村會發生的事,就讓它們在你的想像力、手和心之間慢慢呈現吧。我們不希望、也不可能佔據所有的可能性。


* * * * * * * * * * * * * * * * * * * *


陳皮村第二集

行至水窮處       坐看雲起時


陳皮村的英譯是Backwaters,Backwaters的中譯是(1)回水(一笑);(2)今日赫然發現早就存在那堛滿u水窮處」。

然則當日開陳皮村,早就埋藏要著看變幻之意,只可惜唐詩讀不熟,悟性又不高,才落得動作太多、坐的時間太少的後果,雲起雲落雲散,錯過許多妙韻風流......或者就是要後來learn it the hard way吧。

講開水窮處,那堿鶹了山脈丘陵之起與落、葉墜星沉之無情與有情、鳥獸蟲魚的演化長河自此流過、先民的努力成敗軌跡......這些在無歷史、無尊重的今日,實在都不相干,故水窮處只落得做一個「高瀕危區」----也許已被地產商全面收購了,也許石油公司的器材正從空中吊下來,也許陳皮村也「執」了。

但手塚治蟲老師卻樂觀地等待xxxx年後有不會走錯路的「新人類」出現,以火之鳥(一體地)煥發出宇宙生命(重生﹗),well,對此等事我們實在難以置喙,要猜也猜不透,只是以手塚這樣的信心,真的可在有雲的日子珍惜雲,在無雲的灰瘴下坐著等﹗

陳皮村。也許就是要訓練等。訓練不夠。再等。等。等。

若再開一家店,或農場,都會命名為「等」。

「等」,即是能let go,讓宇宙/地球/有智慧的人/無智慧的人......走自己的路,從而搞出人命/億萬生物犧牲或陪葬/大頭佛/醒悟/無明......都無話可說,只是繼續等。

能let go,不是do nothing,只是不去盼望那一天會有成果出現(手塚期盼xxxx年後的重生,其實亦有此意),所以不覺眼前特別黑暗,前途特別惡劣;剩下來便只有當下的慈悲。



|悼文思慧|

|陳皮村日誌|獨立出版|圖書特藏|話說童書|有機運動|偽知識社會|綠黨報|



電郵:backwaters07@gmail.com

Last Modified: 8 Jan, 2014

Canon Pixma iP 2600visitors since 2010.6.30
Canon Pixma iP 2600